人口販運特別報導: 性販運受害者受迫為奴的古老印記

-A A +A
  • Posted on: 2018/08/22
  • By: helper

CNN莎拉‧席德娜(Sara Sidner)報導3/14/2017

翻譯:Alex Chen

關鍵字:人口販運、美國、幫派、刺青、毒品

 ↑ 人口販子為受害者身上加上刺青印記

 (CNN報導)當雅翠安娜(Adriana)走進房間,人們就注意到她。她那霓虹粉亮的洋裝和珍珠,就像個讓人無法親近的電子角色。

「在我們開始之前,我想知道,你們想從我這得到什麼?」雅翠安娜在我們訪談之前問說。

我們解釋我們想聽聽她的故事,如果她想公諸於世。

幾分鐘後,雅翠安娜不禁失笑像變了個人似的。變成她似乎有意要這樣做。

在幾個小時的訪談後,她解釋說她經常要假裝成為別人,好因應她目前過的生活。

這樣的生活有個清晰的符號,那就是她胸膛上粗黑字體的刺青。

「就在這裡」她指著她的刺青,「我稱它為戰爭的傷痕,我在14歲時就有了刺青,是我眾多皮條客中其中一個幫我弄的。」

雅翠安娜的人口販子說服她把他的名字刺在她胸膛上。

「這讓其他皮條客知道這是他的財產,」洛杉磯警察局位於凡耐斯(Van Nuys)的副警長榮‧費雪(Ron Fisher)說。費雪看到了很多受害者的黑數,因為他們的單位在街道上、也在網路上試圖找到被販賣的未成年少女。

↑ 17歲的女孩說她被她的皮條客刺青做為印記

警方與反人口販運代言人看到這幾年在受害者身上的刺青印記愈來愈盛行。

「我第一次注意到這個大約是五年前。這是控制這些女孩的另一種方法,並且讓其他皮條客知道〝嘿!這個人是我的〞,」洛杉磯警察局隊長莉莉安‧卡蘭薩(Lillian Carranza)說。這種刺青印記在女孩的身上都可以看到。

一種在錢包上可看到的老式字樣刺在手臂上。「F--- You, Pay Me(操╳妳,付給我)」也刺青在女孩的脖子上。大量的英文縮寫刺青在女孩的臉上:「ATM(提款機)」刺青在女孩的陰部、人口販子的名字刺青在女孩子的大腿、條碼刺青在女孩的手腕,就像雜貨店的商品一樣。這種方式不是新聞,但是以不同的形式回來,為了同樣可怕的目的。

兒少代言人路意絲‧李(Lois Lee)解釋女孩們不當刺青一回事,至少一開始不是。李是非常有經驗的,因為她有30年的經驗經營一家叫做「夜間的兒童(Children of the Night)」的組織,他們讓女孩們居住、受教育,並且試著給她們不同的人生。

「她們視刺青為與眾不同,她們屬於某些人,刺青對他們很重要。有人聲稱我屬於他。現在我是這個群體的一份子。」李說這通常是初次來到她門口的女孩們看待這些印記的感覺

雅翠安娜也非例外。

「我對刺青感到驕傲,」雅翠安娜說,「刺青是說我是為了你、我絕不會離開你。如果我為了你標記我的身體、為你犧牲冒險我的生命,我會為你做任何事。」事實上雅翠安娜幾乎都有做。

性販運者的陷阱

雅翠安娜說她已經經歷過所有事情。「不管是槍抵著你的頭、刀子在你肚子比劃、不管你是被強暴或搶劫、不管是……。最終你都得習慣。」

曾經一直工作24小時、曾經說出傷害你的人、曾經有過「新家庭」與「新老闆」。現年17歲的雅翠安娜說,她曾經有過4個皮條客。

她的「新生活」在13歲開始。雅翠安娜說她處於叛逆期並決定逃離父親獨自撫養她的家。她的母親不是這個家庭的一部分,雅翠安娜決定自己出去。她說她可能很年輕,但她不是傻瓜,至少她知道她需要錢。

有一天晚上,她說她去了她家附近街道上的一個派對。這就是她從家庭生活轉變成街頭流浪生活的地方。

她遇到了一個舌燦蓮花的人,承諾給她大筆的錢,花俏的汽車和奢華的生活方式。然後,她說那人把她介紹給一些打扮漂亮衣服,梳理漂亮髮型和裝飾美甲的女孩。她們的生活似乎璀璨美好。

「我認為他們很棒,我認為他們很漂亮,我喜歡他們鮮豔的衣服,我他們的一切,」雅翠安娜說。

與此同時,13歲的雅翠安娜說,她買進了她的「夢想」:賣淫、獲得驚人的報酬。這太好玩了!

她上鉤了。

「我只能為自己說話,你沒有考慮後果,你沒有想到殺人犯和強暴犯,你在想:『我可以賺這麼多錢嗎?我可以得到所有東西嗎?我不須上學,我不必聽任何人,』」她說,除了她必須服從某人。

雅翠安娜不希望被視為受害者。 她說這是她的選擇。

但根據所有法規規定,她的確被販賣了:年齡不足以同意性行為並被男性剝削,她稱之為皮條客,但執法部門現在稱之為兒童性販運者。

她學習這門術語並不需要很長時間:「切碎」意味著毆打—如果你沒有帶足夠的錢,人口販子會這樣痛打你。「老婆」是另一個由皮條客控制的女孩。 「好夥伴」則由其他皮條客控制。

「這是一種生活中的生活,」雅翠安娜說。

我們說到的其他被販賣而不想被取名的女孩說,皮條客要求她們現在做其他所有可能想到壞事:劫車。拿著人口販子的槍,搶劫來買春的男人。拿著毒品,為它命名。遊戲已經改變。李說,她認為這部分是由於性販運法的意外後果,法律加重了對性販運者的處罰。人口販子可能在聯邦或當地犯下所有形式的勾當,從綁架到敲詐勒索等,可被監禁20年以上。

李說,現在販賣的兒童較少。根據全國人口販運資源中心(National Human Trafficking Resource Center)的數據,自2007年以來,已有近4萬人被確定為美國的人口販賣受害者。

但現在,李說,幫派正在接管這場遊戲。以販賣毒品和槍支惡名昭彰的犯罪集團開始趕出皮條客並接管賣淫事業,讓女孩賺錢並在被捕時背黑鍋。現在法律對販賣人口的法律更加嚴格,讓這些幫派利用這些女孩犯下其他罪行。

「他們更加暴力,而且由於幫派控制著女孩,他們知道女孩將更少時間賣淫而用於其他類型的犯罪,」李說。

李說,她看到一種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應該有一項法律規定,任何在任何犯罪中使用兒童的人都會受到同樣的懲罰,如果他們將其用於性販運。」

離開罪惡人生

對於雅翠安娜而言,離開罪惡人生並不像聽起來那麼簡單。

她聰明伶俐,為她高中畢業證書而學習。在很多方面,雅翠安娜看起來都很自信。她堅持要顯示她的臉和用她的名字,因為她不希望其他女孩為自己的經歷感到羞恥。她也可以找出離開罪惡生活中的一條路,但她似乎還無法完全擺脫。

「我不認為你可以離開這種罪惡人生,因為這是一種精神上的東西,它一直跟著你,」阿德里安娜說道,同時不經意地提起那種危險。

「如果你留在這種罪惡生活中,你一定多事。要不是你自殺,就因為吸毒而死,有人會殺了你。」

她說她還有一件事可以幫助她走向另一種生活;就像其他許多女孩那樣不要上鉤吸毒。

人口販子經常鼓勵女孩吸毒,幫助他們保持清醒,就能多工作,並給他們一直工作的習慣。

取而代之,雅翠安娜用她的想法創造一個安全的地方。

「我有另一個角色,她的名字是圖西(Tootsie),她非常外向,非常活潑,她像每個人的夢想,」雅翠安娜解釋說她有六個不同的人格,她從內心汲取以求生存。

與此同時,她說在她周圍工作的女孩認為她是她中最樂觀的態度。

「你不知道我是如何打破內心的,」她說,「每當我從內心拉下一塊,我就把一塊放回去,我的另一塊又掉下來。」

 

延伸閱讀:

本文原文網址:Old mark of slavery is being used on sex trafficking victims

Canada's stolen daughters: Sex traffickers target indigenous Canadians

Refugees escaping Libya arrive in France

The children working in Cambodia's brick kilns

Hong Kong human trafficking case leads to landmark court ruling

CNN Freedom Project CNN追尋自由計畫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