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A A +A

如何取得監護權之我見

  • 2016/07/28
  • by helper
工作以外的時間打開網路搜尋一下監護權案件 網路賞好多奇人軼事,連奇摩知識加裡都可以問監護權事件,有的說社工一個人處理太多案件,多半容易被另外一方欺騙,有的說在社工面前哭一哭就好了,比較理性一點的會跟你說,教你準備一下資料,讓社工知道你是真的愛小孩等等奇招...... 老實講,超討厭帶一些照片或是故意要拍然後用小孩的作文、聯絡簿、畫圖等作為爭取監護權的證據,今天小孩會願意寫這些話給家長,是因為他愛你們,但你拿這種東西當作拉攏法官、社工的工具,是站在小孩子的出發點還是你自己自私的出發點? 愛小孩不必用說的,好多家長都說不太出來,但從進門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愛小孩,因為愛小孩是用做的,而且愛小孩需要犧牲,也因此,準備什麼資料都沒有用,監護權是給小孩找個適合的家長照顧,光用說的,只是浮雲。 所羅門王審奇案,兩家母親搶小孩,所羅門王命侍衛把小孩拿劍劈一半,一家一半,其中一個母親便跳出來說不爭了,放棄小孩,另一家母親開心之餘,卻不知道他已輸了這場判決。 斯以為,監護權不是用爭的,是用讓的,每個想拉扯小孩的家長,都是一個惡質的家長,口口聲聲說著為孩子想,其實關起門來只是對自己自私,孩子不是財產,網路上擷取監護權法律小技巧之餘,也希望所有家長不如問問律師,看看正確的文章,理解監護權最真正的初衷,再來談談為何這麼想要小孩。 By 戲子

我的酸苦辣甜

  • 2016/07/19
  • by helper
助人心聲 一轉眼在助人工作領域也快滿四年了,這過程充滿了許多的酸苦辣甜,每當我驀然回首,過往種種的畫面總會浮上心頭。 酸 ,每當個案願意與你分享他的生命故事時,背後往往充滿了無數個小故事拼湊而成,造就了今日的他,即使他強顏歡笑,但是每個故事,都像一顆梅,吞入口中,卻渲染在心中的最深處。 苦 ,除了報告打不完、體制上的摩擦、團體、核銷、評鑑等不勝枚舉的事情之外,最刻苦銘心的是,即使耳提面命的提醒個案訪視時間,而往往花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到達約定地,個案總是會突然失聯,直到你風塵僕僕的抵達辦公室時才現身…。只能說寶寶心裡苦,但是寶寶不說。 辣 ,是感謝每個個案給予我學習、成長、檢核自我的時刻,我並非完人,在個案工作上往往還有許多需要學習的地方,每一次的檢討,就像一條火辣辣的鞭笞,烙印在身體的每個角落,為的是當看到每一道疤痕時,能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再犯相同的錯誤,浴火後才能邁向鳳凰。 甜 ,當我們陪伴著案主走過整個復原歷程,才發現前面的酸苦辣,都已成為你我的養分,落下的不在是淚水,而是下一站旅程的起點。 最後,很謝謝在這條道路上的同事、朋友、老師們,偶爾的徬徨、氣力放盡的時候,你們總是我最好的後盾,千言萬語無法說明內心的感謝,謝謝每個為了這個社會奉盡心力助人者,世界因你們而美好。 by 維倫

魯蛇社工的告白

  • 2016/05/10
  • by helper
魯蛇社工的自白文: 以前好傻好天真 什麼都不要,只想做安置輔導 行事結構卻安全的走在法規裡 保護個案也順便保護社工 XDD 本以為離開安置的我 即將一無所有 將信心投諸於知名飲品店-Lohass及生活百貨業-美華泰 殊不知 以上兩家業者看穿我魯蛇身份 始終不願意面試我 心灰意冷的我 只好亂槍打了社工的缺 面試過程中 非常沒耐心 我心裡的小聲音告訴我 「xD!我才不要再當社工了」 然後回家立即刪除所有社工履歷 然而隔了幾天 我卻收到錄取通知單! 真不知該開心還難過 被逼著上架的魯蛇社工經驗值零 沒有家訪經驗,沒有上過系統 還極度怕狗 不擅客語 又心不甘情不願的從中壢市民降級為新屋正港鄉民 帶著對新環境的無知與安置化的狂妄,我真的只是魯蛇社工 然而魯蛇社工因為認清自己 願意發展新的能力、視野 跳脫以往不對等的工作關係 包括下鄉關懷村民、拜會村長、接受粗糙的接案表單...等 才得以存在 說著說著 我怎麼覺得自己比總統還偉大了...(好啦〜開玩笑的啦!!!) 敬我愛的社工日!!! 我又回來了.....

沒那麼簡單(諮商版)

  • 2016/05/04
  • by helper
沒那麼簡單(諮商版) https://youtu.be/rmPHuvQoh0g --改編至黃小琥沒那麼簡單 By 蠟筆 沒那麼簡單 就能找到 聊得來的案 尤其是在 看過了那麼多的病患 總是發瘋 只好服藥 誰謀殺了他的夢想 沒那麼簡單 就能去談 別的全不看 建立關係 也許好也許壞各一半 不愛沈默 一久也習慣 不用擔心誰 也不用強迫談 感覺快樂就充滿幹勁 感覺累了就放空自己 案主說的話 隨便聽一聽 自己作筆記 不想累積太多紀錄 一杯咖啡配筆電 在每天晚上 關上了手機 痛苦陷在回憶裡 接案沒有那麼容易 每個人有他的議題 過了想助人的年紀 滔滔不絕不如寂靜 晤談沒有那麼容易 才會特別讓人煩心 什麼都不想的進去 曾經最掏心 所以最用心 曾經 沒那麼簡單 就能諮商 別的全不看 抗拒越多 也許好也許壞各一半 想要鼓勵 一久也無力 最怕亮紅燈 也擔心被攻擊 感覺進步就肯定自己 感覺卡住就想要放棄 督導說的話 努力聽一聽 自己作決定 不想處理太多危機 一杯啤酒配電影 在周末晚上 關上了手機 舒服窩在棉被裡 結案沒有那麼容易 每個人有他的顧慮 到了想結束的時機 督導不放只好繼續 報告沒有那麼容易 才會特別讓人著急 什麼都放大的效益 拼命弄成果 卻又被退貨 傷心 心理師真不容易 每個人都差點發病 過了有抱負的年紀 垂死掙扎還是繼續 賺錢沒有那麼容易 才會特別讓人痛心 買一還送一的工作 曾經最努力...

愛,比較

  • 2016/04/11
  • by helper
愛,比較 一個略有點強勢的母親來到了我面前,問了我一個問題:為什麼我的婚姻要交由外人(法官)來決定? 這問題很深層,曾經我也有懷疑過為何,因此我問了這位母親她想離婚的原因:我在婚姻中感受不到愛了,我覺得他都不是很在乎我,我很辛苦地跟他維持關係直到結婚,但現在我想離婚。 乍看之下,離婚的理由充分,思考邏輯通順,第一步評估母親沒有任何狀況,第二步則是要討論,為什麼她感覺不到愛了? 反觀丈夫則是告訴我,他因為工作緣故,業務性質的他每天工時長,才跟擔任公職的太太收入相同,回到家也會帶孩子出去玩,但時間比較少,漸漸的太太開始跟他抱怨,她想說的,丈夫都無法安慰跟處理,因此慢慢地就感受不到愛了。 當然細節裡還有一些隱情,這就不深究了,雙方對於離婚的主因都可以理解,那回到外人的角度來看,母親一方的離婚決定是否合理呢? 從目前導入民法當中的破綻主義而論,婚姻攸關到雙方的感受,若其中一方認為婚姻無法維持,那當然,法律為了保障這群人,讓少數怨偶不會繼續折磨甚至影響小孩的照顧,因此當然合理,但要回到最上層的婚姻立法來看,人的世界因為有婚姻,而要訂有規則,雙方經過結婚了之後,不只是愛人的關係,變成了親屬,親屬所牽涉的問題包括遺產及雙方的照顧還有小孩等多種的問題,這種複雜的程度,及需思考的層面都不僅僅只是雙方不想維持關係這一種單純的想法可以去解決的,因此,當然需要透過法律來保障雙方,因為結婚是兩家人的事情,...

那些年,我追的那些女孩

  • 2016/03/15
  • by helper
那些年,我追的那些女孩。 從事性剝削、性侵害被害人服務工作六年多來 接觸過數百少女 常幽自己一默的形容「那些我旗下的小姐們」 常常在夜裡想起已經結束追蹤服務的妳們不知道過得好嗎? 常常想起每個女孩獨特的生命故事 最讓我惦記的是一個兩度進入特殊教育安置系統的女孩 在我們好不容易追蹤到成年的時候告訴我 終於結束追蹤了 希望可以往北部的酒店發展 妳眨著大眼睛肯定的說著我想妳也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妳13歲就輟學了 但妳也在13歲就被查獲坐檯陪酒而被安置 兩年的安置期限竟然讓妳在18歲之前二度進入安置體系 我眼中的妳還有安置單位師長眼中的妳很勇敢、好勝 妳在安置機構樣樣要得第一 妳也告訴我妳差點就要成為設計師了但妳放棄了 我知道妳是很有能力的女孩 但我一直掛念著妳現在是不是某家高級酒店的紅牌了 一個我可能這輩子不會踏進去的消費場所 我記得家訪的時候 是很簡單的一般家庭 經濟也不致貧困 家裡有一個身心障礙的姐姐 全家人都很照顧她 家人感情很好 妳也很關心家人 大概能想到的是偏鄉地區無法符合年輕一代的工作型態 年輕人口外移是常見的現象 家人都知道妳去外地工作了 其實我更擔心的是家人其實知道真相卻也無所作為 到底是家庭失功能的原因還是因為妳太愛這個家所以犧牲自己 本質是傷害還是愛 我也常陷入兩難 驚訝著妳的拜金價值觀卻沒辦法說服妳選擇其他更符合社會期待的職業規劃...

兩個男孩

  • 2016/03/10
  • by helper
兩個男孩 小女孩長大了,她始終有一個疑惑! 也許是想像吧,她生命中並沒有這兩個男孩。 某一年,她回到老家,她望著眼前新蓋的兩棟樓房,她問自己,是這一棟還是那一棟?男孩們還住在裡面嗎? 她問母親,有這兩個男孩嗎?母親證實了他們的存在。 她問E,會不會一切都只是她的想像?男孩並不存在!「事情若不曾發生,身體不會有記憶的。」E溫柔地回答她。 房間的亮光,溫度模糊的地板,小女孩的天真,在不知次數的遊戲中變成長大後無可彌補的遺憾。 我可以看看那兩個男孩嗎? 曾經陪我玩的那兩個男孩!

沙漠

  • 2016/03/01
  • by helper
沙漠 by 嫣然 熾熱的炎夏,陽光毫不留情的在膚上撒野,輕輕蹙眉,光線使人睜不開雙眼。 寸步難行,在一望無際的荒漠中,踏著堅定的腳步,仰賴著與生俱來的求生本能,只為了重溫腦海中殘存的美好畫面。 不清楚走了多久,抬頭向前看去,荒漠中聳立一株株仙人掌,身上佈滿銳利尖刺,天真的以為,承受尖刺的折磨就能收穫一點點的溫柔,最後噙著淚水依依不捨,不忍告別曾經相疊的影子。 揮汗如雨,流失過多的水分令人口乾舌燥,太陽燒灼下的每分每秒都令人備感煎熬,別無他法,只能啜飲涓涓流淌的鮮血,任憑舌尖上的味蕾雀躍的分享著喜悅,說來可笑,竟宛如美酒佳釀在唇齒留香。 心頭的酸楚油然而生,抬起頭來倔強凝視著看似無邊際的藍天,試圖阻止眼中滾滾熱淚奪眶而出,擦拭著眼角攔不住的滿溢,不允許在臉上留下行走過的足跡。 沙漠如此之大,何只仙人掌,虎視眈眈已久的蠍子揚了揚尾巴,炫耀著令人聞風喪膽的毒針,對於這麼赤裸裸的示威,孤立無援的絕望就像空氣一般,每一口呼吸都帶著錐心刺骨的痛…… 不管怎麼逃跑,那不可一世的神情,愚弄著年少的懵懂無知,否定著努力存在的意義,一字一句的烙印在腦海裡,深刻在骨子裡,成為晝夜交替無法帶走的夢靨。 最後心如死灰的感受,沸騰了全身上下的細胞和靈魂,燒紅了眼,忍不住潸然雨下,一滴滴傾而進出的淚,訴說著對美好的嚮往,控訴著心有不甘。 想是來到了這些弱肉強食者的天堂,變的一樣也好,依然故我也罷,...

生命風暴

  • 2016/02/04
  • by helper
生命風暴 那年,她認識A,第一眼就對她產生好感。 A 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對孩子的溫柔深深吸引她,她多麼想要躺在 A 的懷裏。 一則她寫給A的簡訊 "我喜歡妳",啟動生命中的蝴蝶效應,這是她所料未及的。 她鬥志旺盛地追求,A 從不解到接受,她以為這樣的愛情可以長久,她告訴 A:我會跟妳還有兩個孩子在一起! 一封在工作職場傳出的電子郵件將剛滋生的幸福芽苗狠狠拔出!也許A對這樣的感情早已猶豫已久,只是心理孤單的她順勢接受她的追求,事件發生讓 A 再次驚醒,她們真的要在一起嗎? 她終究失去了A ,也選擇離開工作。離職那天,近中午12點,她按下電梯裡的"1",分不清電梯下降的速度,只看見黑暗波濤席捲而來!

佚名

  • 2016/02/03
  • by helper
第一次會談 希望世界如同期望,明確而清晰;然而與現實之間的落差,一切都是未知。 第二次會談 一個可以信任的人,一段能夠依靠的關係,獨自一人,找尋,失落。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