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回應

-A A +A

我的酸苦辣甜

  • 2016/07/19
  • by helper
助人心聲 一轉眼在助人工作領域也快滿四年了,這過程充滿了許多的酸苦辣甜,每當我驀然回首,過往種種的畫面總會浮上心頭。 酸 ,每當個案願意與你分享他的生命故事時,背後往往充滿了無數個小故事拼湊而成,造就了今日的他,即使他強顏歡笑,但是每個故事,都像一顆梅,吞入口中,卻渲染在心中的最深處。 苦 ,除了報告打不完、體制上的摩擦、團體、核銷、評鑑等不勝枚舉的事情之外,最刻苦銘心的是,即使耳提面命的提醒個案訪視時間,而往往花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到達約定地,個案總是會突然失聯,直到你風塵僕僕的抵達辦公室時才現身…。只能說寶寶心裡苦,但是寶寶不說。 辣 ,是感謝每個個案給予我學習、成長、檢核自我的時刻,我並非完人,在個案工作上往往還有許多需要學習的地方,每一次的檢討,就像一條火辣辣的鞭笞,烙印在身體的每個角落,為的是當看到每一道疤痕時,能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再犯相同的錯誤,浴火後才能邁向鳳凰。 甜 ,當我們陪伴著案主走過整個復原歷程,才發現前面的酸苦辣,都已成為你我的養分,落下的不在是淚水,而是下一站旅程的起點。 最後,很謝謝在這條道路上的同事、朋友、老師們,偶爾的徬徨、氣力放盡的時候,你們總是我最好的後盾,千言萬語無法說明內心的感謝,謝謝每個為了這個社會奉盡心力助人者,世界因你們而美好。 by 維倫

沒那麼簡單(諮商版)

  • 2016/05/04
  • by helper
沒那麼簡單(諮商版) https://youtu.be/rmPHuvQoh0g --改編至黃小琥沒那麼簡單 By 蠟筆 沒那麼簡單 就能找到 聊得來的案 尤其是在 看過了那麼多的病患 總是發瘋 只好服藥 誰謀殺了他的夢想 沒那麼簡單 就能去談 別的全不看 建立關係 也許好也許壞各一半 不愛沈默 一久也習慣 不用擔心誰 也不用強迫談 感覺快樂就充滿幹勁 感覺累了就放空自己 案主說的話 隨便聽一聽 自己作筆記 不想累積太多紀錄 一杯咖啡配筆電 在每天晚上 關上了手機 痛苦陷在回憶裡 接案沒有那麼容易 每個人有他的議題 過了想助人的年紀 滔滔不絕不如寂靜 晤談沒有那麼容易 才會特別讓人煩心 什麼都不想的進去 曾經最掏心 所以最用心 曾經 沒那麼簡單 就能諮商 別的全不看 抗拒越多 也許好也許壞各一半 想要鼓勵 一久也無力 最怕亮紅燈 也擔心被攻擊 感覺進步就肯定自己 感覺卡住就想要放棄 督導說的話 努力聽一聽 自己作決定 不想處理太多危機 一杯啤酒配電影 在周末晚上 關上了手機 舒服窩在棉被裡 結案沒有那麼容易 每個人有他的顧慮 到了想結束的時機 督導不放只好繼續 報告沒有那麼容易 才會特別讓人著急 什麼都放大的效益 拼命弄成果 卻又被退貨 傷心 心理師真不容易 每個人都差點發病 過了有抱負的年紀 垂死掙扎還是繼續 賺錢沒有那麼容易 才會特別讓人痛心 買一還送一的工作 曾經最努力...

沙漠

  • 2016/03/01
  • by helper
沙漠 by 嫣然 熾熱的炎夏,陽光毫不留情的在膚上撒野,輕輕蹙眉,光線使人睜不開雙眼。 寸步難行,在一望無際的荒漠中,踏著堅定的腳步,仰賴著與生俱來的求生本能,只為了重溫腦海中殘存的美好畫面。 不清楚走了多久,抬頭向前看去,荒漠中聳立一株株仙人掌,身上佈滿銳利尖刺,天真的以為,承受尖刺的折磨就能收穫一點點的溫柔,最後噙著淚水依依不捨,不忍告別曾經相疊的影子。 揮汗如雨,流失過多的水分令人口乾舌燥,太陽燒灼下的每分每秒都令人備感煎熬,別無他法,只能啜飲涓涓流淌的鮮血,任憑舌尖上的味蕾雀躍的分享著喜悅,說來可笑,竟宛如美酒佳釀在唇齒留香。 心頭的酸楚油然而生,抬起頭來倔強凝視著看似無邊際的藍天,試圖阻止眼中滾滾熱淚奪眶而出,擦拭著眼角攔不住的滿溢,不允許在臉上留下行走過的足跡。 沙漠如此之大,何只仙人掌,虎視眈眈已久的蠍子揚了揚尾巴,炫耀著令人聞風喪膽的毒針,對於這麼赤裸裸的示威,孤立無援的絕望就像空氣一般,每一口呼吸都帶著錐心刺骨的痛…… 不管怎麼逃跑,那不可一世的神情,愚弄著年少的懵懂無知,否定著努力存在的意義,一字一句的烙印在腦海裡,深刻在骨子裡,成為晝夜交替無法帶走的夢靨。 最後心如死灰的感受,沸騰了全身上下的細胞和靈魂,燒紅了眼,忍不住潸然雨下,一滴滴傾而進出的淚,訴說著對美好的嚮往,控訴著心有不甘。 想是來到了這些弱肉強食者的天堂,變的一樣也好,依然故我也罷,...

生命旅程中的貴人

  • 2016/02/01
  • by helper
助人者,是否在不同的時光中亦曾被幫助? 被幫助的時候,我們是否曾經心懷感恩? 很多時候,我們以為自己正在幫助別人, 實際上,對方才是我們生命旅程中的貴人。 一句話,一個故事觸動內心深處,因為那可能也曾是自已的傷痛, 我們或許幸運地被療癒,但也可能把它藏到更深, 人與人之間真的沒有太大的不同。 曾經,一個女孩忿忿地告訴我,沒有我們的存在,怎麼會有你們! 10幾年過去了,這句話偶爾就會回到我的內心。 身為助人者,我期許自己永遠要在專業中精進和認真, 因為當我不夠努力,影響的不是只有我自己,而是一群看似被我幫助的人。 我總問自己、問同僚,案主是我們實踐專業工作過程中的白老鼠嗎? 雖然我必須承認這是專業成熟過程中必要的路徑,但有沒有可能透過深刻的反 省讓它縮短? 要案主陪伴助人者在專業中長大是應該的嗎?我常常問自己這樣的 問題。 身為助人者,我們能做的其實真的很有限,沒有生命是一樣的,也因為這樣, 我們更需要謙卑! By 小C